Bi——bibibibibi

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暗搓搓地摸鱼

【至尊组】青金之昙

来自天天让屠龙带着阳属小分队给家里倚天打开花材料的脑洞,送花的男人最帅了。
第二人称,寻梦人视角。
无差,内心偏屠倚。
可能有OOC。

==========
(上)
时至大暑,一丝风也没有的天着实令人烦躁。地上像下了火,你把袖子裤脚卷到最高,半条腿泡进泉水里,舒爽的凉意令你深吸一口气,下一秒就觉得吸进肺里的都是沸水上飘起来的蒸气似的,连气都不想再喘一口了。
要不是光天化日的身边还有个大老爷们儿,真想脱光了整个人跳下去。
说起来这位哥们儿......
你回过头,那人依旧在树荫下打坐。从清晨到午后维持着同一个姿势,银发白袍一丝不苟,毛领好好的披在肩上,白皙的脸庞上没有一丝汗迹。
太神奇了……你看着宛如一座冰雕的他感慨着。
没想到冰雕却睁开了眼睛,金色的眸子折射着太阳的光晕,静静地看着你:
“盯着我作甚?”
“啊,没什么。”你吓了一跳, “打扰到你了?”
“嗯。”
“诶?...那、那我这就走?”
“不必了。” 倚天拿起了手边的剑擦拭起来,良久,竟微微叹了口气,“若我心静,自然不会被外物所扰,是我急躁了。”
你分明看到倚天眼底的倦色,想起近来屠龙念叨过很多次,倚天似乎是修炼遇到了瓶颈,无论如何修为也无法再精进一步。可你又对修炼之事一窍不通,只听闻世间有一处极阴的山谷,谷底所生长青金之花有助于倚天修炼。但传说谷中凶险,毒虫遍地、魍魉泛滥,其中青金之昙更是千里挑一的稀有,又该去何处去寻?恐再惹他烦躁,只得换了话题。
“是啊,这大热天的,知了还叫个不停,急躁也正常。”
倚天点点头,重新闭上了眼。
“平时屠龙和绿竹吵吵闹闹的,也不见得这知了有多吵,这下屠龙他们不在,本以为能好好清静一下,没想到还有这些家伙。”
果然,听到这位同胞兄弟的名字,倚天立刻扬起了眉毛。见他给了回应,憋了一天的你也打开了话匣子。
“说起来,屠龙他们到现在也出去了十余天了呀,留了张字条也不说去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屠龙他,很受大家欢迎呢。不光绿竹和小虎,连御蜂和小君也都愿意陪着他折腾,小君之前可是除了姐姐谁都不认呢,御蜂他虽然看起来挺害羞的.... 呃.....”你絮絮叨叨地讲着近来的事,却在这闷热的天气下隐隐感觉到一阵寒意,声音越来越小。
“你也喜欢他?”倚天的声音沉沉的。
“喜欢啊!”你莫名心虚地解释道,“屠龙他豪爽又仗义,就像大家的大哥哥一样.....”
“那种傻子,呵。”倚天突兀地冷笑一声,吓得你一个哆嗦,想说什么也给忘了。
“......有什么可喜欢的......”
“嗯?什么?”你觉得倚天好像小声嘟嚷了句什么,被蝉鸣遮去了大半。
银色的剑却像什么也没听见一样,转过头不再看你,许是放松了的缘故,整个人不再冷得像块雕塑,双颊也泛起了淡淡的粉红。
真美啊。你在心里默默感叹,这句话可绝不能让倚天听到。

(下)
屠龙一行人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回来的。巨大的落日半靠在山头,一身赤红的宝刀大笑着朝你招手,身上还带着战斗后尚未散去的热气,像是一头从太阳里走出来的狮子。
你远远的见他们带回了不少东西,剑玉、猎来的野味,还有屠龙小心翼翼护在怀中的一大捧。
“这是......”花?
你还未来得及说出口,便被一只大手按住了肩膀,圣火令弯下腰,眯起一双猫眼,对你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你会意地点点头,看向白天那棵树的方向。银发白衣的人披上了红霞,整个人带上了温柔的暖意,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竟是睡着了。
屠龙走到树下,在倚天面前半跪下来,缓缓前倾了身子,将那捧银蓝色的花藏在身后,伸手拨开倚天垂于面前的长发,又不舍似的将那一缕银丝擎在手中轻轻把玩着,“倚天.......”
屠龙的声音低沉粗犷,这声“倚天”像吹进耳朵眼里的暖风似的,里面千丝万缕说不清的玩意儿,听的你心都酥了。没眼看没眼看,不对,没耳听!你一把抓住正要跟过去的傻绿竹,一手拎起屠龙打来的猎物,做饭去了。
屠龙对着倚天略显疲惫的睡颜定定地看了片刻,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嗤笑一声,从身后挑出一朵温润剔透的昙花,往倚天鬓角别去......
“你再不住手,我就要拔剑了。”
“我还以为要给你盘个毒龙那般的髻你才能醒来。”屠龙手一顿,随即嬉皮笑脸地继续把花往倚天发间送去,手指不知有意无意地划过倚天的脸颊,“在我看来,你可比他要美...”
“你莫胡闹。”倚天闻言猛地起身,伸手便去拔头上的花,“喝醉了就去睡,别在这里挡路,我今天不想与你打。”却被屠龙侧身拦下,紧紧握住手腕。
这一握用了十成十的功力,倚天痛得闷哼一声。屠龙心道不好,忙向一旁闪去,果不其然下一秒一道寒芒闪过,随着一缕红发飘落,还有散落一地的昙花。银蓝色的花朵闪烁着细微的光,其间清冷的灵力流动,像铺了一地的星辰。
“屠龙,这是?”
“倚天。”屠龙半跪下收起地上的花,怕倚天逃走似的又一次攥住他的手腕,抬起头,眼里映出另一双一般无二的金眸,“我是不是醉了,你难道看不出来?”

你再次从屋内出来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漫天星斗早已升起,天空却尚且泛着余晖映出的淡紫。红衣的身影单膝跪地,原本抓住白衣人手腕的手渐渐下滑,摩挲着、试探着牵起了修长的手指。站着的人终于有了回应,用力抽出自己的手,不等屠龙露出失落的表情,又握了回去,转为十指相扣。
你见他又似白天那般叹了口气,轻声叹道:“傻子......”
他们之间隔着一大束青金之昙,幽幽地散发着银蓝色的光华,像是地上的另一轮月亮。

end
===================
后记
1.
倚天突破了瓶颈,进步神速。你正惊叹这花竟有如此神奇功效,正想问问是口服还是外敷,却发现倚天不知从哪搞来一只花瓶,将那束花好好的摆在那里。
原来看着就能提升修为了?这么神奇吗?今天的你依旧对修♂炼一无所知。
2.
屠龙的告白方式画风清奇,中原可从没有单膝跪地执手献花的规矩,却一举拿下了武林至尊禁欲系高岭之花。
圣火感觉自己堂堂明教圣物,最近快要成了月老,随便打发走了前来请教的人。暗道屠龙这计划自己就随口一提,按西域的规矩可是差了最重要的一样物事。反正这俩人之间就是层窗户纸了,怎么捅不是捅呢?
3.
写的时候脑内有是画面的,可惜不会画画画不出来呀。
如果有屠倚的群,请务必拉我一把啊……


想着等花开得正好时再好好拍一拍,结果忙忙碌碌再次路过那里花已经衰败了,只留下这一张。


一条大鱼从水里蹦出来,第一次没反应过来,第二次慌慌忙忙地抓拍,糊了,举着手机等着,就没出现第三次。


旧章混个更,原章已经脏得洗不出来了,就不照了……

印片真是比刻章还难。

手残复健任务1/2进度w
图弄得太小了刻起来炒鸡不爽嘤

洗甲水转印初尝试&考后手残综合症复健任务。
切了个边感觉手不是自己的了,幸好没用小黄,不然肯定得挂彩。。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骑行16公里回家,总算仔细看了看这段平时总是匆忙路过的风景,可惜阴天拍不到好看的江上落日。

家乡的小城镇其实很美。

鸭绿江断桥。

明天离校,我的高中这就要结束了,像做梦一样。

平时总是说我要是没出息就不认我这闺女的母亲大人突然打电话来说不论我考什么大学她都会支持,因为成年了,离开家了,以后的路要自己选择了,所以现在活得快乐是最重要的。

关于未来的打算啊……
先祝我自己高考成功吧。